“austin”的头像是一个男人的背影。

  男人站在窗边,身上穿着白大褂,长身玉立,看上去禁欲又优雅。

  【啊啊啊啊看背影就知道是个帅哥!】

  【帅哥医生,还挥金如土,这是什么神仙配置?】

  【@austin,哥,我的个人资料给你发过去了,没女朋友的话考虑一下呗?有女朋友也没关系,我不介意做你的备胎。】

  【???】

  【那个……你们不先问问他的性取向吗,万一人家喜欢男的呢?】

  【不是,怎么越来越离谱了,看个背影就能把你们烧成这样?】

  【没办法,职业滤镜,对医生没有抵抗力。】

  【a哥有正面照吗?v你50发我一张……】

  霍酒酒没有加入讨论,而是再次点开“austin”的头像。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照片上的男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似的。

  “austin”打赏了十个浪漫之心就没动静了。

  等霍酒酒切回到直播间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走了。

  “这人好奇怪啊,打赏完就跑,不会是进错直播间了吧?”

  “那还不好?白拿那么多礼物,赚翻了。”秦祈挑了挑眉,脸上写满羡慕。

  一行人跟着符纸离开别墅。

  秦祈是开车过来的,一辆车刚好坐四个人。

  上车后,南星让秦祈跟上符纸。

  秦祈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听到南星这么说也不惊讶,一脚油门跟了上去。

  符纸带着他们穿过市区,越开越远。

  苏扶雅也越来越紧张。

  有了司昊的前车之鉴,她知道符纸一定会带他们去到一个很荒凉的地方。

  上次是白术山。

  这次又会是哪里?

  ……

  过了很久,车子停在一个村子前面。

  阴气耗尽,符纸飘到这里就停下了。

  南星隔着玻璃对符纸掐了个诀。

  符纸烧成灰烬,飘散在空气中。

  “下车吧。”

  听到南星的声音,苏扶雅迷迷糊糊睁开双眼。

  昨晚她联系不到司颜,一宿没睡,路上打了个盹。

  再睁眼,就来到这个地方。

  苏扶雅环顾四周,“这是哪儿?”

  南星一如既往无视了她的问题,开门下车。

  外面的空气很清新。

  在苏扶雅睡着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出京城,来到隔壁桐城。

  现在他们身处的位置,是桐城郊外的一个小村庄。

  苏扶雅用手机定了下位,发现已经不在京城了,着实吓了一跳。

  “我们怎么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

  “这要问你女儿啊。”霍酒酒打了个哈欠,表情漫不经心。

  苏扶雅嘴角一抽。

  当着其他人的面,没好意思发脾气。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村里家家户户房门紧闭,十分冷清。

  南星走到一户人家门口,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一个老人拖着蹒跚的步伐把门打开。

  看到南星和她身后的几个人,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你们找谁?”

  “大爷,我们是京城特调处的。”秦祈兴冲冲掏出工作牌。

  然而,老人却是看都没看一眼。

  “什么大笤帚……没听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去问别人吧。”

  老人说着就要关门。

  秦祈眼疾手快地挡住门,半个身子挤进去,“大爷,不是大笤帚,是特调处,专门调查灵异事件的!”

  听到“灵异事件”四个字,老人神色微动,浑浊的双眼上下打量他们。

  秦祈见有机会,指着南星道:“大爷,您平时看直播吗?她是星尘不移,仙云观的道士,驱邪抓鬼特别厉害。”

  老人看向南星,将信将疑地问:“你是道士?”

  南星点点头,“是。”

  老人有些意外。

  看面前这丫头不过刚成年的样子。

  年纪这么小,竟然是个道士吗?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把门打开,让他们进去了。

  刚一进门,苏扶雅就被屋子里的霉味呛到了。

  房间里很乱,像是很久没人收拾过。

  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摞在桌上,窗户用报纸糊着,处处透着寒酸。

  老人指着旁边的椅子,“随便坐吧。”

  苏扶雅皱了皱眉,站在原地。

  这地方又脏又臭。

  光是站着都不舒服,别说坐了。

  【你们看星星后妈的表情,就差把“嫌弃”两个字挂在脑门上了。】

  【人家是豪门太太呢,估计没来过这种地方吧?】

  【豪门太太怎么了,康熙还微服私访呢,她算哪根葱?】

  【这种人就适合被扔到山沟里生活一段时间,什么臭毛病都改过来了。】

  霍酒酒看到网友们的回复,故意给了苏扶雅一个特写。

  苏扶雅见霍酒酒又对着她拍,脸色更难看了。

  “大爷,怎么称呼?”秦祈很自然地坐到炕上。

  “我姓白,村里人都叫我老白。”

  “哦,那我们叫您白哥吧。”

  在套近乎这方面,秦祈一向很有自信。

  老人嘴角一抽。

  他今年六十多马上七十了。

  都能当他爷爷了。

  直播间的网友也被秦祈逗笑了。

  【哈哈哈哈小秦太逗了!】

  【白哥,他怎么叫得出口啊?】

  【以小秦的性格,没叫小老弟都不错了。】

  【话说回来,你们不觉得小秦开朗了很多吗?之前我还怕他走不出来呢。】

  【他不是在直播里说了嘛,南星让他和毛毛最后见了一面,毛毛让他好好生活,他现在也算是在完成爱人的心愿。】

  【啊,好痴情的男孩儿……】

  网友们东聊西聊,就是没人关心司颜被鬼抓走的事。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对某个案子这么不上心。

  镜头外。

  南星在房间里转了一圈。

  从她一进来就感觉这地方有很重的阴气。

  不。

  应该说整个村子都有很重的阴气。

  正奇怪这股阴气从何而来,一个男人推门而入。

  “爸,我回来了。”

  男人手里拎着两瓶酱油,看到屋里忽然冒出好几个陌生人,脚步微顿,“你们是……”

  “京城特调处的工作人员。”秦祈道,“这个村子有问题,我们是来调查的。”

  “特调处?”男人闻言皱了皱眉。

  他放下手里的酱油,问老人:“是您让他们进来的?”

  老人清了清嗓子,“我这不是想着小茹快生了,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也好让人家看看……”

  男人闻言面色一沉,“算命的都说了,小茹这胎是儿子,不会有事的。”

  “那你为什么把小茹送走?”老人追问,“说白了,你不还是害怕?”

  “我……”男人被噎住了。

  老人说的没错,他确实害怕。

  害怕诅咒落到小茹头上,连带着他儿子也有什么三长两短。

  【这对父子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什么叫是儿子就不会有事?】

  【这期不会又是个重男轻女的主题吧?是我就不看了,太冒火……】

  【感觉不是重男轻女那么简单,毕竟白哥说的是害怕,说明生女儿会有问题。】

  【咳咳,是老白!】

  刚才还忙着闲聊的网友这会儿都回过神来,加入推理大军。

  只不过,还是没人提司颜的事。

  大家的关注点似乎都在老白和儿子的对话上。

  “你们这个村子,应该出过不少怪事吧?”南星冷不丁问。

  她从刚才就感觉到这个村子的风水很差。

  应该是被阴气长期侵蚀所致。

  “没什么怪事。”男人摇了摇头,“你们赶紧走吧,这里不欢迎外人。”

  男人说着就把他们往外推。

  “大庆,不许无礼!”老人沉声道:“你出去,我跟他们聊聊。”

  大庆驻足,蹙眉看向老人。

  “爸,你不会还妄想有人能改变这里的情况吧?当年那个自称是风水大师的人过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你都忘了吗?”

  “那人是骗子,跟他们不一样,他们是京城大笤帚的人,这个小姑娘还是仙云观的道士。”

  “咳……白哥,是特调处,全名特殊调查处,隶属于京城警局旗下,不是什么大笤帚。”秦祈再次纠正。

  听到这话,大庆眉头皱得更紧了。

  京城警方的人来调查他们村子?

  怎么可能?

  他们这种穷乡僻壤,能惊动京城的人才有鬼了。

  还有那个女孩儿,才多大点年纪,就敢自称道士。

  想着,他气道:“我看您就是老糊涂了,人家说什么信什么!”

  “这丫头看着就不靠谱,咱们村子已经够倒霉了,别再让她雪上加霜了。”

  【这人什么情况,是被道士坑过吗,这么抵触?】

  【他刚才不是提到什么风水大师,估计是之前那个风水大师不靠谱,把村子的风水弄坏了吧?】

  【那跟星星有什么关系?是那个人不靠谱,又不是星星不靠谱。】

  【看到他这个态度就不想让星星帮他解决问题了。】

  【等等,你们是不是忘了今天的主题是帮司太太找女儿?】

  【忘了,忘得干干净净,司太太是谁啊,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见父子俩一直说,苏扶雅忍不住问:“南星,咱们什么时候去找颜颜啊?”

  她大老远跑过来,可不是为了听他们聊什么村子的风水。

  南星没看她,淡淡道:“司颜目前是安全的。”

  苏扶雅下意识想问她怎么知道。

  但转念一想。

  她现在人在桐城,又没带亲近的人在身边。

  真把南星问急了,万一她不帮忙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且,霍酒酒一直用手机对着自己。

  苏扶雅咬咬牙,决定回去就举报这破直播间,让她们播不成!

  “我糊涂,你不糊涂?”老人也生气了,“我早说过让你别娶小茹,你非不听……”

  大庆被数落得一阵烦闷。

  正琢磨着怎么把这群不速之客轰出去。

  南星从布包里拿出一张符纸,口中低声道:“天乾坤无量,灾劫消散……”

  在灵力的催动下,符纸飘到半空中,向大庆飞了过去。

  大庆原本还眉头紧锁。

  看到符纸飞过来,瞬间睁大双眼!

  只见那符纸贴在他身上,剧烈震颤了几下。

  紧接着,“唰”的烧成灰烬。

  大庆吓傻了,“这,这是……”

  南星走到他,将一张完好的平安符递给他。

  “女为阴男为阳,你妻子长时间生活在这个村子里,身上的阴气已经影响到腹中胎儿。”

  “如果你信得过我,就在她生产之前把这张符纸压在床下,可保她无恙。”

  大庆愣了两秒。

  刚要道谢,忽然想到什么。

  “可保她无恙,那孩子呢?孩子会有问题吗?”

  南星沉默片刻,道:“不一定。”

  “不一定是什么意思?”大庆一惊,“这个符只能保她,不能保我儿子是吗?那我要它有什么用?”

  【不行了友友们,拳头又硬了!】

  【什么叫有什么用,他妻子的命不是命吗?】

  【我提议,让他和旁边的司太太凑个不要脸二人组!】

  网友们都被大庆的反应气得够呛。

  南星却是一如既往的情绪稳定。

  “首先,你妻子怀的不是儿子,而是女儿,给你算命那人的话不可信。”

  “其次,你妻子这些年体弱多病,并非是被阴气影响,而是受到了某种愿力的影响。”

  “倘若她怀的是儿子还好一点。

  “但如果是女儿,便是阴上加阴。”

  “连自保都难,如何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听到南星这么说,大庆脚下踉跄,险些摔倒。

  女儿……

  怎么会是女儿呢?

  虽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但想到刚才符纸自燃的事,大庆又觉得南星说的应该是真的。

  思及此,他连忙问:“所以大师,那个什么愿力的东西……可以解开吗?我妻子要是再怀孕,能不能生儿子?”

  南星闻言脸色一沉,似是被男人薄情寡义的膈应到了。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道:“你现在把符纸给你妻子送过去。”

  大庆以为南星的意思是现在送符纸过去,小茹下胎就能生儿子。

  果断道:“好,我现在就去!”

  看着儿子夺门而出的背影,老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再次看向南星,道:“对不起,我儿子就是这样,你们有什么问题问我就好了。”

  南星点点头,问:“刚才你们说的风水大师是怎么回事?”

  “这事说来话长了。”老人道,“大概四十年前,这个村子还挺正常的,后来迁了一次祖坟,就开始怪事不断……”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mxsw 7cct biquhe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西西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皇叔撞着小公主的小说叫什么,皇叔撞着小公主的小说叫什么最新章节,皇叔撞着小公主的小说叫什么 freexs.org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