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星嘴角一抽,当下改口:

  “好吧,你没看错。”

  “我床上确实有人。”

  傅轻宴:“……”

  这个反应……

  他该说淡定得有些过头了吗?

  “小秦在我床上。”南星道,“今晚他跟我一起睡。”

  秦祈实在听不下去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凑到屏幕前面。

  “傅总,你误会了,我和南星虽然在一张床上,但隔得挺远的,而且……”

  秦祈咽了咽唾沫,“而且也是没办法了,这儿只有两间屋子,但我们有四个人。”

  “小秦,不用跟他解释这些。”南星打断他,“傅三少不会介意的。”

  傅轻宴:“……”

  饶是南星这么说,秦祈也不敢在床上睡了,直接下床披上外套,“我还是去车上睡吧,车上也挺宽敞的。”

  见秦祈态度这么坚决,南星没再说什么。

  秦祈快步走到外面。

  关上门的瞬间,松了口气。

  有时候他觉得南星很聪明。

  有时候又觉得单纯得过头。

  就好比感情这方面……

  傅轻宴好歹是她的未婚夫。

  她不怕他吃醋就算了,竟然还说人家“不介意”。

  真不介意,脸怎么会黑成那样?

  房间里。

  南星莫名其妙就拥有了一整张床。

  她看向镜头里的傅轻宴,“你真的介意吗?”

  “嗯?”

  “我跟小秦只是单纯的同事关系,而且,我只是在这里打坐,没有跟他睡在一起。”

  “你好像不用跟我解释这些吧?”傅轻宴微不可察地哼了一声,“我问你床上是不是有人,就是想知道那东西是人是鬼,既然是人,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南星沉默片刻,道:“我不养鬼宠。”

  “……”

  傅轻宴被南星噎得够呛。

  他做了个深呼吸,道:“好,那你继续打坐,我挂了。”

  “好的,晚安。”

  这次没等傅轻宴说出下一句话,南星就切断了视频。

  电话那头的傅轻宴看着跳出的屏幕,嘴角一抽。

  不愧是跟他气运相连的女人。

  够冷漠!

  “砰砰砰——”

  正在这时。

  江岑敲了敲门,走进来。

  “傅总,林氏集团的科技展定在下周五,到时候……”

  “下周五?”傅轻宴微微挑眉,“下周五不行,我没时间。”

  江岑一愣,“我刚刚检查过您的行程表,周五是空着的,所以跟林总说您可以出席了。”

  “那就再推了。”傅轻宴不以为意。

  “这……”江岑顿了顿,“傅总,您周五是有什么事吗?”

  “参加拍卖会。”傅轻宴说完又补充一句,“跟南星一起。”

  江岑有些意外。

  他还以为傅轻宴送给南星那张门票是让她自己过去的。

  毕竟傅轻宴对拍卖之类的活动一向不感兴趣。

  比起斥巨资收藏古董名画,他更喜欢在闲暇之余看看书,晒晒太阳。

  不过……

  如果是陪未婚妻的话,倒也说得过去了。

  江岑心下了然,连忙道:“好的,我这就去联系林总。”

  ……

  第二天清晨。

  门口传来三下敲门声。

  南星已经起床做完拉伸,听到敲门声,过去把门打开。

  白老端着一盘包子走进来。

  “小姑娘,吃早饭吧。”

  “谢谢。”

  听到两人说话,其他人也醒了。

  秦祈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

  见自己睡在屋子里,惊讶地睁大双眼!

  昨晚他不是去车上睡了吗?

  怎么又回来了?

  该不会是梦游了吧?

  这边秦祈正震惊着,那边霍酒酒也从房间里走出来。

  “早上好啊。”霍酒酒打了个哈欠,满脸困顿。

  “司太太呢,还没醒吗?”秦祈往屋里看了一眼,见苏扶雅还躺在床上。

  “她昨晚一直翻来翻去的,估计一宿没睡着,能醒才怪呢。”

  苏扶雅不起床,三人也没管她,自顾自把早餐吃了。

  直到快出门才把她叫起来。

  苏扶雅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洗手间鼓捣自己的脸和头发。

  霍酒酒趁机打开直播。

  “宝贝们早上好,我们准备出门啦!”

  【小九好守时啊,说早上播就早上播。】

  【今天的直播内容是什么呀?】

  【我已经在公司的厕所里蹲好了,一切准备就绪。】

  【又是你!带薪拉屎侠……】

  霍酒酒跟大家打完招呼,道:“我们今天会去祖坟看看,破解这个村子的诅咒,顺便把委托人的女儿找回来。”

  【坏了,我都忘了这次的主线任务是帮委托人找女儿……】

  【我觉得你们破解诅咒就行了,委托人的女儿也不是一定要找到。】

  【小九都说了是“顺便”,万一不方便,可能就不找了。】

  又过了一会儿,网友们问他们怎么还不走。

  霍酒酒余光瞥一眼洗手间,故意道:“目前委托人还在洗漱打扮,我们已经等她很久了,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

  此话一出,网友们惊呆了。

  【她不是来救女儿的吗?】

  【这么不紧不慢的,根本就没想救吧?】

  【第一次见到这么另类的委托人,不管女儿的死活,光顾着打扮自己。】

  见目的达成了,霍酒酒微微一笑,茶言茶语道:“哎呀,你们也不要说人家,豪门太太都是这样的,比较注重自己的脸面。”

  话音刚落,苏扶雅就从洗手间出来了。

  她不敢用这里的毛巾,脸上还滴着水,看上去有些狼狈。

  “南星,酒酒,你们两个带护肤品了吗?”

  “没有。”南星淡淡道。

  “没有?你们出门都不带护肤品吗?”苏扶雅一脸惊讶,“酒酒,你也没有吗?”

  霍酒酒挑眉,“我们是来救人的,又不是来度假的,谁还带护肤品呀?还有,苏阿姨,你这么不紧不慢的,是不担心司颜了吗?”

  见霍酒酒举着手机,苏扶雅反应过来她又在直播,嘴角一抽,赶紧把头低下去,“我……谁说我不担心,我就是随口问一下。”

  “各位小友,可以走了吗?”白老在旁边等了半天,总算把人等齐了。

  南星点头,“可以了。”

  ……

  白老带着众人来到北山上的祖坟。

  南星只看一眼,便认出这是缥缈仙师的手笔。

  “大师,您看这里有什么问题吗?”白老忐忑不安地问。

  他一直很想弄清楚这个村子的诅咒。

  为什么老祖宗一定要让他们断子绝孙,画地为牢?

  南星环顾四周,道:

  “古人云,青龙不回头,财宝也难收。”

  “但此地青龙回首,白虎低头……”

  “更有天马左笔,右旗水,出临官进墓库。”

  “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

  听到这个答案,白老觉得既在情理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当年缥缈仙师过来的时候,也说这里风水很好,适合修建祖坟。

  他们这才大动干戈,把祖坟二次迁移过来。

  只是。

  如果不是风水的问题,那为什么他们村子还会发生那些怪事?

  苏扶雅听不懂南星在说什么,蹙眉四处张望。

  这荒郊野岭的,都是坟墓。

  司颜能在哪儿?

  该不会司颜根本不在这里,是这些人合起伙来骗她的吧?

  “祖坟建在这种地方,后代通常都会福泽绵长,尤其女孩儿,很容易在仕途上混得风生水起。”

  “只不过,”南星顿了顿,“此地虽然称得上是风水宝地,却凝聚着一股奇怪的愿力。”

  “愿力?那是什么?”白老一脸疑惑。

  “可以理解为一种相对善意的执念。”南星道,“这里凝聚的愿力远大于阴气,依我看,对方并不是故意为难你们,而是没有好控制愿力,才引发了那些怪事。”

  【我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

  【星星的意思是,这里的老祖宗并不是故意害村民的,他只是单纯的想娶老婆,结果愿力影响到了村里的那些女人。】

  【楼上的课代表,受我一拜!】

  【那男人呢?男人不也很倒霉?】

  【这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他嫉妒那些男人吧……】

  在网友们热议的时候,苏扶雅悄悄离开队伍。

  其他人都在专心听南星说话,没人注意到她不见了。

  苏扶雅不想听南星说那些废话。

  主要是,听也听不懂。

  所以她打算趁这个时间去找司颜。

  她想,反正她带着手机。

  要是迷路了,给南星打个电话,让她来接自己就行了。

  这边,白老还在询问南星如何破局的事。

  “当年我们请过风水大师,也请过驱邪抓鬼的,但他们只来这边看了一眼就说抓不了,再追问,就说那鬼是我们的老祖宗,很厉害,不是他们敢碰的。”

  “时间一长,也就没人提这事了,再加上现在村子里人丁奚落,大家都是得过且过……”

  “要不是小茹怀孕了,我大概也会像那些人一样就这么认命了。”

  秦祈闻言好奇地问:“既然这村子对女人有诅咒,您儿子是怎么娶到老婆的啊?”

  他一早就觉得奇怪了。

  那个叫大庆的男人长得一般,人品也不怎么样。

  小茹为什么要冒着被诅咒的风险嫁给他?

  白老像是被戳到痛处似的叹了口气。

  “因为这个诅咒,我明确告诉过大庆不要娶老婆,但他偏不听。”

  “他说他不信邪,还说白家庄就是被我这种老古板搞得快要绝后……”

  “我管不住他,只能随他去了。”

  “没过多久,他就把小茹带了回来。”

  “小茹无父无母,是个可怜丫头,我不想她像大庆妈一样被病痛折磨,生完孩子就撒手人寰,于是把诅咒的事告诉了她。”

  “没想到,她竟然说她不怕死!”

  白老说着,又是一声叹息。

  “她说她长这么大,大庆是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她不在乎诅咒,只想陪在大庆身边。”

  “他们结婚后,小茹的身体果然越来越差,我看不下去,劝她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

  “我跟她说,离开白家庄的女人在外面过得都还不错,只要她离开这里,未来就是光明的。”

  “但她却怎么都不肯,执意要留在大庆身边,说只有和大庆在一起才是幸福的。”

  “再然后,她就怀孕了……”

  【啊啊啊,好傻的女人!qaq】

  【为什么不走呢?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

  【昨天那男的一口一个生儿子,看得我直反胃,没想到这样的奇行种还能娶到老婆,老天爷真是瞎眼了。】

  【他说生儿子,可能也是怕女儿生出来受罪吧……】

  【楼上的别洗了,他就是自私,如果不是自私,为什么不带小茹离开这里?还不是怕自己在外面横死?】

  网友们义愤填膺地议论着,全然没有注意到委托人不见了。

  直到南星准备去下一个地点,才发现苏扶雅不在。

  她面色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地方看着山清水秀,一览无余。

  但既然被愿力影响,就说明那个老祖宗一直没走。

  在他的地盘乱跑,不是找死是什么?

  “苏阿姨!苏阿姨!”霍酒酒扯着嗓子喊。

  无人回应。

  “不会是被老祖宗带走了吧?”秦祈打了个哆嗦,“老祖宗不是想找女人结婚吗?”

  秦祈一句话,差点儿让直播间的网友们笑喷出来。

  【啊这,老祖宗也不是完全不挑吧?】

  【刚才我可是看到后妈素颜了,像吸了几斤大麻一样,老祖宗没惹任何人。】

  【素颜?我怎么没看见,在哪儿呢,截图私发我!】

  由于苏扶雅不见了,大家都不敢行动。

  秦祈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结果不在服务区。

  “不用打了。”南星道,“她应该已经进入那人的地盘了。”

  “那人?”

  “村民们梦到的,穿着红色喜服的男人。”

  金镯子里的幻象是那男人的执念。

  拜堂成亲当天,一场大火烧死了他和她的新娘。

  想到这儿,南星忽然感应到什么,转身朝某个方向走去。

  一行人跟在她身后。

  走着走着,白老叫住她:“大师,不能再往前了。”

  南星停下脚步,“为什么?”

  白老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丝忌惮,“那地方原来是地主家的老宅子,后来不知道怎么,被一把火烧没了……”

  “老一辈的人说那地方不干净,也有不少人怀疑,白家庄的诅咒就是地主家带来的……”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mxsw 7cct biquhe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西西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皇叔撞着小公主的小说叫什么,皇叔撞着小公主的小说叫什么最新章节,皇叔撞着小公主的小说叫什么 freexs.org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